中国当代美术研究院
站内搜索
  • 范 围:
  • 关键字:
  •  

首页 > 市场透析 > 详细内容

市场透析
成龙:藏品无处安放 归宿成最大难题(组图)
发布日期:2014-8-26 0:57:28 点击:131     

成龙:藏品无处安放 归宿成最大难题

    成龙家的院子被分成两个区域,一边是大小不同、造型各异的石墩子,用木板做成10个方形空间,将石墩子进行分类。另外一边摆放的是整齐有序并有一定年份的石头,每一堆都好像是一座精美的老房子,年代最久的也400多年历史,最短的也有200多年历史。木头有用不同颜色的记号笔标明的相应号码,也是为了日后方便搭建。除此以外,成龙为了防止其被日晒雨淋,还特别在上面搭建雨阳棚,还用防水布包裹好,以防万一。而且在石墩和木堆之间,还有一个长3米,宽1米的水池,主要是用来修理这些木头,因为里面的谁都是特制药水,将木头放在其中浸泡,可以杀死木头中携带的虫子,还能有效地防止木头腐坏。从这成山的木头中就可以看出当时在最初建造时的工作量之大,可见成龙的用心良苦。

收藏涉猎广泛 尤以木器为主

    成龙说话一向直白,他说,虽说自己什么东西都会收藏,像国内的蛐蛐罐、清代妇女戴的手镯、服饰,还有国外的杯子、碟子、手铐等种类很多,但是其实自己真正懂得只有木头。他表示,自己和木头结缘还要从认识蔡澜开始。因为工作和蔡澜认识,去到他办公室时,总是看到他坐的是木头椅子,书桌上摆着黄花梨的笔筒、紫檀的镇纸、清代的水丞等等。成龙表示,自己平时除了喜欢除了买跑车,玩名表,就是工作。蔡澜说他不能每天这样拍戏、聊剧本、剪片,应该找点其他的特殊的爱好,免得自己被工作搞的心浮气躁。于是蔡澜开始教成龙学英文,玩收藏。


成龙:藏品无处安放 归宿成最大难题

    当然,除了蔡澜之外,何冠昌先生算是成龙的另外一位好老师。何冠昌也总是劝成龙可以玩点别的修身养性。于是他让成龙从玉器开始入手,告诉他一大番理论,成龙就跟着他说的按图索骥,几天就买回来一堆,拿去给何冠昌一看,全部是假的。成龙灰心丧气,扫兴而归,才明白,原来要收藏好玉器,还是要学很多年,于是也就放弃了。

    但是在木器上,蔡澜告诉成龙,因为木器很难学,要玩就要玩大件的,从收藏紫檀家具开始。首先他教成龙什么是紫檀,怎么去看,成龙入门,慢慢了解之后,便对此深深着迷。

    而正在这时,成龙的父亲陈志平提出年纪大了,像落叶归根回到内地居住。成龙便四处托人找四合院。开始买古董的时候才知道四合院,但是里面很乱,没有停车位,没有冷气,很糟糕,这样的房子一般都没人要。因为玩紫檀,接触到很多的木材楠木、樟木黄花梨等,因此在给父亲找房子的时候,就对老房子特别感兴趣。

    很多事四合院本身就是年代很久远的老房子,当时买下的第一件东西是花9000块钱买到的一条横梁。老房子被别人偷的偷,拆的拆,就只剩下横梁了。“二龙戏珠”,横梁上有雕龙,是王府的房子。但是要给父亲造房子,就这么一根横梁肯定是不够的。随后又找来一栋,七八万元买下之后又来了一栋不错的,再买,就这样不停地看到喜欢的,不停的买,从十万元一直卖到100多万,最后共买下10栋老宅子。

收藏乃随性而为

    现在在上海博物馆能看到十几盏满是洋味的老式路灯,这也是成龙1999年从美国买回来送给上海博物馆的。16年前,他还在美国拍《尖峰时刻1》,偶然在一个外景中看到几盏路灯,觉得很特别,就顺着路找过去,看到一家台湾人开的古董店,成龙在里面喝茶聊天,将这17盏路灯全部运回上海。

    几年前,成龙想买一些紫檀的料存着,什么时候修补家具的时候可以用得上。当时紫檀的价格还没上来,20万元1吨,当时成龙拿了10吨,然后给财务打电话汇钱,财务死活不答应,一个劲的问成龙买那么多木头干什么,仓库里已经有那么多。到最后卖家那边等不到钱,三天后转手就卖给别人了。

    成龙的收藏不带有任何的功利性,完全随缘、随性而定。成龙家里摆放着很多从各地买来的古董家具,有18世纪洛可可风格的镜子和桌子等,19世纪的欧洲沙发、紫檀食盒和水晶吊灯等,让人眼花缭乱。楼梯拐弯处还有一幅徐悲鸿的奔马图,是极具代表性的盛年之作。

    成龙解释道,这幅画也是有故事的。90年代中后期到北京找杜琪峰的时候,当时杜琪峰正好在参加一个慈善晚宴。因为去的比较晚,怕别人看到,就悄悄坐到杜琪峰的旁边,说话的时候被周围人发现,就举手跟人打打招呼,结果就听到台上说了一句,谢谢成龙大哥50万元拍下徐悲鸿的这张“奔马图”,为慈善事业做出贡献,就这样,成龙当晚付款带回家,一直挂到现在。

    成龙还曾现身“陈丽华女士捐赠珠宝及复制清代宫廷家具”拍卖专场,并以115万元拍下一件紫檀嵌黄杨木千字文小四件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呼吁广大藏友多做公益。对于慈善,成龙很多时候都是亲力亲为。

为藏品寻找归宿

    和成龙一样,国人对于属于自己的文物都是有情感的。成龙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将自己的所有收藏都找到好的归宿。10年前,他就已经向香港政府提出要将自己的10栋老宅子全部捐出,而且愿意将其捐赠给社会,用以服务大众。但是香港地方不大,找不到足够的空间来展览和安放这些物品,光是几件老宅子就要永不几千平方米的地。成龙也想了很多办法四处找地,请政府拨地等,自己也曾尝试过在花园搭建,但是都因部门的管制而放弃,大多未能成功。

    成龙有一次跟特首一起喝咖啡,特首都叫他别拿走。成龙当时说,香港政府也很困难,要是把地给了自己一定会被骂,不给也会被人骂,东西搬走了还是会被人骂,不让自己把东西拿走,但也找不到地方盖啊!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成龙世界”在北京落户,老宅子全部搬迁过来。对于成龙来说,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这些传统文化的地方应该是香港。除此以外,上海政府也拨出苏州河畔长风区的三个旧厂房,提供20亩地,免费建立起“成龙电影资料馆”。成龙40年的拍戏道具、服装、父亲和家人的照片等都会一一展示出来,成龙每拍完一部戏,东西都会运到上海。

    对于已经60多岁的成龙来说,这些东西没有人能接管,一定要好好处理,不然也没有被人敢动它,到时候就只有是摆在仓库里发霉变成废品的命了。因此,他一直在寻找藏品的归宿,因为他的藏品体积庞大,总是给自己造成麻烦。虽说电影是自己最重要也是最喜欢的事情,如果电影收藏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同样,收藏也是一样。


关于我们|广告信息服务|免责声明|联系我们|加盟合作|合作伙伴|友情连接
©2014-2024 中国当代美术研究院 http:// www.zgmsyjy.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文学馆路45号中国现代文学馆B座●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东区 010-89513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