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美术研究院
站内搜索
  • 范 围:
  • 关键字:
  •  

首页 > 精品鉴赏 > 详细内容

精品鉴赏
赵之谦行书《吴镇诗》:笔墨腴润 风致潇洒
发布日期:2014-8-26 23:59:43 点击:167     

来源:中国文化报

《吴镇诗》(四条屏)赵之谦 书

释文:

    我爱晚风清,漪漪动修竹。惨澹暮云多,萧森分野绿。开窗暝色佳,静赏欢易足。人生遽如许,万事徒碌碌。有尽壮士金,余繆匹夫玉。轩车韫斧鉞,粱肉隐耻辱。嫋嫋五株柳,采采三径菊。高歌晚风前,洗盏酌醽醁。月华滟滟水悠悠,圆月沉时曙色浮。自笑驱驰亦如月,东来西去几时休。

    在晚清的艺坛上,出了一个书画篆刻都使人为之耳目一新的全能大师,那就是众所周知的赵之谦。在书法上,赵之谦不仅精于隶书、楷书,并且对于篆书和行书也极擅胜场。有意思的是,他在《与梦醒书》中却对自己的各体书法作出了这样的自评:“于书仅能作正书,篆则多率,隶则多懈,草本不擅长,行书亦未学过,仅能稿书而已。然平生因学篆而能隶,学隶始能为正书。”这除了隐约表示了自己于书法擅长篆、隶、楷之外,对于行、草书则有些自谦。但事实又怎样呢?单就他的行书来看,其实造诣是很高的。从整体着眼,他的行书笔墨腴润,风致潇洒,有着强烈个人风格的“创新”一面,又有着符合大众欣赏习惯的“从俗”一面,可谓推陈出新、雅俗共赏。

    现藏日本的《吴镇诗》一帖,堪称他的行书代表作之一。作为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间的行书来说,在创作时既要有跌宕的风致,又要有翩翩的运笔技巧,然后才能得心应手,合情调于纸上。赵之谦在此帖中表现出来的用笔基调,无疑是扎实而又灵动的。说其扎实,无论是点画波磔,无论是提按顿挫,全都起迄分明,交待得清清楚楚,毫无含糊拖沓的地方,可见书写之时精神是很贯注的;说其灵动,落笔重时不浊不滞,落笔轻处血脉流贯,游丝掩映,又颇得得心应手之妙。至于用锋的偏正藏露,也是随机应变,交替互出,不主故常的。而在用笔上最有特色的,则更是表现在丰腴而不剩肉、清劲而不露骨上,这是《吴镇诗》中用笔难能可贵的地方。

    再从结字来看,也是很具匠心的。在每一个字中,都有一个精神绾结的中心,然后再由中心舒展四旁,这就是所谓的敛放。如“暮云多萧森”句,每一字的精神绾结处,差不多都凝聚在字心的中心偏上部分。当然这是就常规而言的,其中反其道而行之的地方也不少,于此可见其随机应变之妙了。作品中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如“爱”字的上密下疏,“澹”字的左疏右密,等等,也是较为典型的。因此造成了一种艺术上布白与留黑的强烈对比,茂密和疏朗的强烈对比。在用笔的轻重肥瘦方面,如果是左侧不足的便肥重其左侧,右侧不足的则肥重其右侧,其他上下内外等也多参用这一方法,如“风”字夸张其左垂撇,“钺”字夸张其“金”旁,于此颇见赵之谦的匠心独运。

关于我们|广告信息服务|免责声明|联系我们|加盟合作|合作伙伴|友情连接
©2014-2024 中国当代美术研究院 http:// www.zgmsyjy.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文学馆路45号中国现代文学馆B座●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东区 010-89513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