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美术研究院
站内搜索
  • 范 围:
  • 关键字:
  •  

首页 > 艺术动态 > 详细内容

艺术动态
【美院毕业季】第四代留洋艺术生,都在干什么?
发布日期:2015-6-29 17:09:16 点击:147     
\

 
清初四王被尊为正统,拟古仿古积三百年之艺术颓风,晚清自光绪三十一年废除科举以来,中国出现过多次留学浪潮,在这些浪潮中,知识界留洋的主要目的是救亡图存,而艺术界留洋在精神内涵上亦与新文化运动血脉相通。
 
留洋第一人李铁夫从留学时间上早于徐悲鸿、林风眠这一代,但与中国革命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他,多年来却一直被排挤在艺术史的门外。徐悲鸿、林风眠包括留洋考察的刘海粟这代人,则仿照西方美术院校建制,构筑了中国美术的现代教育体系,其后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先后抵达巴黎,这两代人在艺术道路上融合东西,试图摸索出一条中国艺术的新道路。但这代艺术家,大多从自身选择出发,很难从整体判断欧洲艺术各种流派的关联与区别。
 
八十年代以来,一批出国留样的艺术家、理论家或学成归来,或留在国际艺术舞台上,艺术家如艾未未、蔡国强、徐冰、谷文达、黄永砯,批评家、策划人如费大为、侯瀚如以及90年代的黄笃、王端廷、徐钢、皮力等,凭借着80、90年代的活跃度与历史积累,迅速成长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坚力量。从年代上看,他们主要集中出生在50年代、60年代,偶有渗透到70年代早期。在2000年后,中国当代艺术迅速进入国际交流的语境,迎来各大双年展与艺术博览会的参展机会以及国外美术馆、画廊的展览,这些中坚力量一方面如鱼得水地活跃在国际艺术舞台上,但另一方面在更多有关细枝末节的艺术交流中,他们难以付出更多心力。
 
2000年以来,中国出国留学的人数逐年增加,屡创历史新高。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主任冯峰在采访中表示:“从2015年的毕业生情况来看,去国外留学的比例大概在10%左右,以后也许会更多。因为现在留学是更便利、更开放了,他们有更多机会和更便利的条件去寻找自己喜欢的学校和专业进行深造。”而2000年获得教育部批准注册的中国首家出国留学服务机构——北京嘉华世达国际教育交流有限公司,从他们统计的数据来看:艺术生留学人数的增长情况在不同国家各有不同,比如以艺术见长的法国,留学生整体人数增长,但艺术生所占比重近几年基本持平;而意大利政府自2009年起开展了针对中国艺术生留学的“图兰朵计划”后,留学的艺术生人数显著增长。
 
当然,基于该机构十多年来得服务经验和数据分析,他们发现留学的艺术生情况千差万别。以意大利的“图兰朵计划”为例,由于政策导向,有很多文化课成绩不好的高中生选择了参与该计划,原因主要是没能考上国内的艺术院校。甚至有考了6年中央美术学院之久的落榜者,终于在工作几年后遇到了“图兰朵计划”,圆了自己的艺术求学梦。这样的情况,也导致在第四代留洋艺术生中,出现了更多的“注水”现象。由于缺乏基本的艺术素养,以考前班的底子直接进入一个陌生的外语学习环境,从头学起,三四年后在毕业展上看到的他们的作品,与国内美院的毕业作品相比往往相去甚远。这如同广州美术学院实验艺术系主任冯峰对留洋的看法:“这都是个人选择,很难说有好和坏。在国内有国内的条件和便利,去国外可以接触到一些不同的东西,但最终要看个人的工作方法和工作能力。二十年前到国外的艺术家有很多,真正能在国外做出来成就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也有一些没有留学在国内就做出成就的艺术家。”
 
自2004年中国艺术院校扩招以来,艺术生的人数呈几何数增长,但进入2010年以后,据冯峰的观察判断,实际上已经基本停止了扩招。但从广州美院的毕业生去向来看,每年都有10%到15%的毕业生投身到艺术行业中,无论扩招与否,这个数据浮动不大。这也意味着,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留洋艺术生回国,加入到艺术行业中来。
 
的确,如果到Basel、Frieze艺博会上看看,到威尼斯、光州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上看看,哪怕是在798、草场地转转,那些稍微好一点的中国画廊的工作人员已经与上一个十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些面容姣好的“画廊妹”依然年轻,但通常操着流利的英文与老外畅谈;这些画廊代理合作的艺术家简历上也越来越多地印上国外艺术学院的名字;新一代的中国藏家面孔正在成为行业新话题,如果调查一下他们的背景,除了优渥的家庭背景,他们大多数是国外求学归来,并多多少少懂些艺术,比上一代老藏家要地道的多;而那些去法国、英美读了几年艺术管理、电影、艺术理论研究的学生开始着手策划自己的展览项目、撰写着独立的评论文章、出席各种小型座谈交流会;甚至,在过去十年中那些本土发展起来的“小米加步枪”式的艺术媒体也在引进国外艺术媒体的中文版,至少招纳一两个欧美驻地记者,引进几个出色的英文编译……而这一切零零碎碎的艺术行当,正在以一个群体的力量更新着中国当代艺术的基本面孔,他们是80后、90后一代,构成了中国第四代留洋的艺术生力军——在上一代人开始为未及清理的历史和来不及研究的当下感叹时间的时候,接力棒正在发生悄悄地转移,究竟有多少留洋人接下这一棒,也许还需要等待另一个十年的检验。

来源于99艺术网

关于我们|广告信息服务|免责声明|联系我们|加盟合作|合作伙伴|友情连接
©2014-2024 中国当代美术研究院 http:// www.zgmsyjy.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文学馆路45号中国现代文学馆B座●北京市通州区宋庄艺术东区 010-89513708